中超裁判人手不足需赶场执法 表现良好无太多争议判罚_比赛

中超裁判人手不足需赶场执法 表现良好无太多争议判罚_比赛
原标题:中超裁判人手不足需赶场执法 表现良好无太多争议判罚 7月27日晚,2020赛季中超第一阶段首轮结束了最后一场比赛。与过去两个赛季相比,今年这个特殊赛季的首轮各方面均有诸多不同。值得肯定的是,从本土球员、本土裁判到办赛场地,都用良好表现给2020赛季写出了充满希望的第一笔。 北京国安后卫李磊首轮贡献世界波。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土炮 首轮总进球30个,本土球员占一半 今年中超首轮的8场比赛分为3个比赛日在大连、苏州两个赛区进行,总进球数30个,其中外援打入14球,本土球员收获15球,另有1个乌龙球。 特殊形势下,2020赛季中超度过了超长备战期,外界赛前对于各队首轮的状态都持观望态度。仅从进球数来看,今年的中超联赛并不逊色于往年:2019年中超首轮总进球数为24个,2018年首轮总进球数33个。相比前两个赛季,本土球员们扛起了更多进攻责任——去年首轮的24球中,本土球员仅有5球入账;2018联赛首轮中,本土球员收获了11球,均远少于外援的进球数。 第一轮比赛,包括北京中赫国安在内的多支球队外援近期才返回中国,他们或缺席比赛或替补登场。外援尚未全部就位之际,联赛进球数未打折扣,本土球员的表现值得肯定。 与大连人一役连中三元的山东鲁能外援费莱尼目前领跑射手榜,他在8分钟内完成了中超史上首个头球帽子戏法。比利时国脚带来的不仅是进球,作为中超唯一感染过新冠病毒的球员,这个帽子戏法也被视为中超摆脱新冠阴霾的标志。 费莱尼成为中超史上第一个上演头球帽子戏法的球员。 从2019赛季开始,中国足协设立了净比赛时间奖,每场比赛达到60分钟净比赛时间的球队都将获得奖励。2019赛季首轮,有两场比赛达标,而本赛季首轮没有一场比赛达标。净比赛时间最长的是深圳佳兆业与广州富力的比赛,为58分06秒,北京国安和重庆当代的那场雨战净比赛时间最少,为41分28秒。显然,长期没有正式比赛也令各队尚未完全进入状态。 土哨 人手不足要“赶场”,裁判争议并不多 与往年中超不同,2020赛季中超第一阶段比赛全部由本土裁判执法。刚刚结束的首轮比赛里,裁判员共出示31张黄牌、2张红牌。虽然黄牌数多于2019赛季首轮的26张,但红牌数减少(上赛季首轮为5红),且并未出现性质恶劣的违纪行为。 从8场比赛来看,本土裁判的总体执法表现值得肯定。唯一的争议点出现在判罚尺度标准是否统一上:“河北德比”中,丁海峰以一次犯规破坏了永昌队员的进攻机会,主裁判张雷第一时间出示黄牌,视频助理裁判介入后改为红牌。本轮最后一场,上海上港与天津泰达的比赛里,傅欢对泰达外援阿奇姆彭的犯规被外界认为与丁海峰的情况类似,但主裁判石祯禄只是出示黄牌。按照《2020最新规则修订及判罚统一尺度》,中国足协及裁判委员会对裁判员们提出了“统一规则、统一尺度、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的目标,新赛季中超的判罚将更为严格,但只有保证判罚尺度统一,才能减少争议。 此外,在赛会制下,裁判们也需要“赶场”,在同一轮比赛中承担更多任务,如王哲吹罚广州恒大与上海申花的大连赛区揭幕战后,出任河南建业和江苏苏宁比赛的VAR裁判;马宁执法武汉卓尔对阵青岛黄海的苏州赛区揭幕战后,又担任了华夏幸福与石家庄永昌“河北德比”的第四官员;武汉与青岛比赛的第四官员石祯禄为天津泰达和上海上港比赛的执法主裁。未来的轮次中,“裁判很忙”也会成为常态。 本赛季中超首轮,裁判、场地都很给力。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赛场 虚拟观众“声像并茂”,朴成加戏向空场致意 中超第一阶段空场进行,首轮比赛,无观众虽然令各支球队有些不适应,但不论是参赛者还是观赛者,都在接受这一新模式。 按照足协规定,每场比赛出现在看台上的除了各队球员、工作人员外,还有少数媒体记者。空场令球场不再喧嚣,记者们甚至可以听到场内队员彼此间的提醒。首轮最“加戏”的当属朴成——与重庆当代比赛开始前出场热身时,朴成向空旷的看台鼓掌致意,一如在工体接受球迷欢呼时的模样。不过收看比赛的球迷们观赛体验并未打折扣,虚拟观众和虚拟声音的加入令球迷们没有空场感。 今年中超的另一个新突破出现在场地条件上,7月26日,大连人与山东鲁能(下午3点30分开赛)、河南建业与江苏苏宁的比赛(晚8点开赛)均在大连人足球青训基地进行。同一块场地在六个半小时内进行了两场顶级职业联赛比赛,创造了中国足球顶级职业联赛的办赛纪录,尤其在两场比赛之间,赛区还要对场地内部进行紧急修补与消毒杀菌工作,并保证蓝区与绿区不同人员的完全隔离,确保防疫工作不出现纰漏。新赛制下,大连和苏州两大赛区的场地均经受住了高强度比赛的考验,同样是中国足球的新收获。 新京报记者 周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